首页 > 创新发展 > 体制机制创新 > 正文

“旅游+”与政府旅游新思维

来源:阅读次数:时间:2015-08-28 23:12:00

    8月21日,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中国旅游报发表署名文章《开明开放开拓迎接中国“旅游+”新时代》,文章指出:

    “‘旅游+’是指充分发挥旅游业的拉动力、融合能力,及催化、集成作用,为相关产业和领域发展提供旅游平台,插上‘旅游’翅膀,形成新业态,提升其发展水平和综合价值。在此过程中,‘旅游+’也有效地拓展旅游自身发展空间,推进旅游转型升级。

    ‘旅游+’与‘互联网+’一样,具有‘搭建平台、促进共享、提升价值’之功能。互联网以其无处不在的技术力量,通过‘互联网+’全面深刻地改变世界;而旅游则以其强劲的市场开拓力量、美好生活追求动力及人文交流优势,通过‘旅游+’给世界带来深刻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旅游+”的概念,不但对旅游业发展具有深刻影响和价值,对于整体的区域经济、城市治理、社会变革等都有积极意义。中国旅游需要一场类似于“互联网+”的整体性行业共识的构造。

    在我国所有的旅游开发过程中,政府的作用无一例外地处于极端重要的地位。只有当掌握各种文化和自然资源、服务和准入职能的政府部门主动对接旅游市场,树立互联网时代的旅游新思维,一切以游客为中心,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,才能切实推动旅游品质提升以及与其它产业经济的互动发展,用政府的有形之手推动市场的无形之手,形成良性互动,进而实现区域和城市的综合发展。

    其实,很多政府部门一方面站在行业本位思考旅游,一方面对旅游缺乏深层次的研究和思考,造成其对于旅游行业的很多认识是浅层次的,片面的,并没有把握旅游的本质和规律,其与旅游有关的决策的操作性存在一定局限。这就迫切需要相关部门具备以游客为中心优化服务、以旅游市场为导向推动产业发展的“旅游+”的新思维,从深层次再思考自己所直接管辖的行业怎样主动对接旅游市场。这对旅游目的地和旅游重镇而言尤其重要,也是非常复杂并需要更多具有前瞻性、专业性和实践性的研究指导的领域。

    当前对于旅游的理论研究,大部分局限于所谓专家层次。而由于专家的从业特点,很少有政府部门特别是基层政府部门的工作经历,对政府部门的行政思维、行政逻辑和行政行为了解较少,缺乏深入研究,导致很多好的创意、很多有益的主张难以落地,一些没有实际操作空间的理论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在此,笔者试图站在旅游行政管理者的视角,探讨政府的旅游新思维构建和“旅游+”与政府向治理现代化转型的问题及对策,以期与其他旅游相关理论研究形成互补。

    1.旅游+组织

    这里的组织指的是政府行政部门、企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的目标任务、考核奖惩、提拔任用、职务培训等范畴。

    笔者认为,政府行政部门、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旅游新思维的构建过程中,应要求所有部门根据其行业特点、职能职责权限,主动与旅游对接,从产品塑造、服务质量、宣传营销等各方面找到结合点,形成清晰的任务责任清单,通过政府强制的考核体系进行考核评比,并将考核结果运用到提拔任用、评先评优、绩效使用等方面,促成各方面人员对旅游的关注、思考并积极作为,从而推动相关市场良性互动,形成合力。

    同时,在职务培训过程中加入旅游行业培训,或者举办旅游主题培训班,针对不同专题进行专业化训练,充分提升各行业管理者对旅游规律的把握和认识。

    比如,重庆市武隆县在旅游宣传营销上,要求每个县级下属部门、企事业单位必须有一名负责人兼任旅游局副局长,专门负责一个区域的宣传营销工作。并于年初下达目标任务,将任务完成情况与部门评优定级、领导干部提拔任用结合起来,很快形成了全员抓宣传营销的局面,使武隆的宣传营销工作短时间内取得突破。

    因为对宣传营销工作的积极参与,各部门对于旅游的思考和对接机会增多,其旅游意识和旅游思维得到强化,服务质量也得到相应提升。

    当然,四川阆中古城的产品业态与重庆武隆的天生三桥、仙女山、芙蓉江溶洞等三大品牌有着本质的区别。一是阆中古城是大开放、小封闭,而武隆景区都是全封闭;二是阆中古城是历史文化类景区,而武隆是自然风光类景区。

    阆中古城的景区管理、服务形式相较于武隆难度更大,依赖各部门协调配合,特别是主动作为的程度更高。阆中古城的历史文化属性也为各部门、各行业创新创意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和更加艰难的挑战。因此,阆中的政府旅游新思维的构建,应该涵盖产品、服务、宣传三个方面。

    当各部门、企事业单位把旅游作为工作的重点之一,站在为游客服务的角度思考、安排,落实好相关工作,旅游业的龙头地位、主导地位才能真正落到实处,“旅游+组织”的实施,需要目标督查办、人社局、组织部、编办、党校等部门的对接。

    2.旅游+园林

    古城旅游,是以古建筑群为主体景观呈现。比较而言,阆中古城的建筑风格单一,既缺乏北方建筑的古朴大气,又缺乏南方建筑的小巧细腻。古朴大气不可再造,但小巧细腻可以弥补,弥补的方式可概括为园林再造。

    阆中古城的园林元素,目前尚是空白,只有阆中中学和张飞庙之间的银杏在冬天蔚然成景,吸引众多游客驻足欣赏、留影;院落的园林景观,李家大院的四时花卉、花间堂的穿堂布局值得圈点。除此之外,实难找出供游客养眼之处。

    每年秋季,丽江古城都会沿着纵贯古城的几条溪流精心布置五颜六色的菊花,每一间门店和每一栋院落都经过精心的装饰,旅客游走其间,可谓一步一景,每走一次,都会有不同的发现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的林业、园林部门具有强烈的旅游思维,把每一条街道、每一个门店、每一个院落、每一个公共区域都用心地加以设计,以游客观感为中心,以花卉为主题,辅之以苗木造型,配以石缸、石磨等景观小品,我们相信,游客游走其间,会心旷神怡,毫不犹豫地拿起相机、举起自拍杆,留下他们和古城最美的瞬间,分享给他们的朋友,去获得评论和点赞,从而实现免费的品牌传播。

    我们也有理由相信,游客游走其间,浮躁的心会瞬间安静下来,匆忙的脚步也因此而伫立,阆中古城留不住客人的怪圈将因此而打破。

    3.旅游+规划建设

    建筑是历史文化类景区的重要载体。阆中古城发展旅游的过程,是贯穿了拆除现代不协调建筑,恢复历史文化建筑的过程。先后恢复、新建了中天楼、贡院、澄清门、南城门及城墙、春节文化主题公园等景点,单从建筑的角度来讲,无疑都是精品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个核心的问题被忽略了,那就是没有考虑游客的行为特点,过多地强调了历史文化的呈现,而没有考虑游客生理本能的需求,空间布局完美,时间组织缺失。

    在卢浮宫和凡尔赛宫,管理者专门在适当的地点设置了游客休息区,为游客提供咖啡、茶饮服务及纪念品销售,游客可以或躺或坐在宫外的草坪上面休息。他们关注游客的需求,规划和建设更人性化。

    我们往往过于相信规划设计单位的专业水平,在园林、建筑及布展上,他们的专业水准值得信赖。但在规划设计时他们往往会忽略游客的感受和需求,因为他们尚缺乏深层次的旅游思维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思维逻辑来看,阆中目前体量比较大的天宫院景区、熊猫乐园、春节文化主题公园、滕王阁以及滨江路、张飞庙、贡院等景区景点的细致服务功能较弱,我们期待正建和待建的游客中心、道台衙门、大佛寺、玉台观会有一些改观。